齐远不远。

假的,写手。沉迷羽生结弦张震周一围。

【拉郎】 审。 (沈炼/曹斌)

云踪者:


单纯想看震哥和他的对手戏。

沈炼出自《绣春刀》

斜线有意义







《审》


审犯人是个很累的活儿。

你要挖空心思去对付坐对面那个死不要脸的东西,一会儿好言好语地劝,一会儿大吼大叫地威胁,黑脸儿白脸儿唱尽了也不见得能撬出一个屁来。
于是就有了第二阶段,大功率的白灯泡照着,冰凉凉的铁皮凳坐着,一犯人一警察互相瞪着眼耗着。运气好的,局子里不忙的,会有人来替替,还能到办公桌上趴一趴眯一会儿。要赶上局里头忙,那可和犯人对垒吧,看谁能熬得过谁。

可曹警官和别的人不一样,他总能不超半天,管你是什么犟的皮的不要脸调戏人的,统统给你整的服服帖帖问什么说什么。起先没人在意这事,都以为他运气好到爆,遇上的都是心理防线脆的,威逼利诱两句就开口了。可没成想那些仿佛被502粘嘴的老赖们也都是被曹警官审了出来,笔录照样做的顺畅无比。

这就奇了怪了。

有好奇的小刑警看过他审犯人的视频,单看上去、听上去没什么,也不过是些说烂嚼碎了的句子,为什么从他嘴里说出来就这么唬人呢?

其实这曹警官也是有老师的。

稍微上了年纪的都知道,曹斌进刑警队时,局长还不是郝局,那时是个名叫“沈炼“的局长领着大家伙干。沈局看着年轻,但那眼神可是一套一套的,剜人的时候那当真是凉到骨头里。而沈局审人的功夫也真是整个上海无人出其右,在外头嚣张跋扈的硬点子进去了,前一秒还在打量着沈局的脸蛋浪笑着调戏,下一秒就被剜得嘴角直抽抽,用不了一会就痛哭流涕告爷爷告奶奶地招了。

那时曹斌刚从警校毕业,从小到大他都是尖子生,文化课上的尖子生,警校体训里的尖子生。他成绩好模样漂亮,那些个学长师长都对他青眼相看,上大学那几年不知道被多少学妹塞了小情书。

这般众星捧月过来的人自然也傲气、挑剔。进警局的第一天就和沈局对上了,原因是曹斌没穿警服。

曹斌说局里发的警服面料不行,磨腿。
沈局上来就剜他,过了几息才盯着他说道:“就你皮嫩?” 而后沈局站起来绕着曹斌走了两步,扯扯他身上的大皮夹克,说道:“警服上衣呢?也磨?磨你哪了?”

有人说曹斌就是因为这一句话一战成名的。

他也回盯着沈局,板着脸正经道:“磨我奶子了,不行啊?”

后来曹斌就跟着沈局混了。说来倒也奇怪,沈局确实没再要求他换警服,反而是随他去了的态度,平时上班爱穿啥穿啥,反正穿他那一套更养眼。

有人说对亏沈局也年轻,不计较那么多,如果换个其他的老干部,绝对要给曹斌小鞋穿,给你调到个外环更外环的地方喝风去。但是沈局也确实对他好过头了,鲜少几次审犯人都拎着曹斌一块儿,这不明摆了是要将那必胜绝技“剜死你”传授给曹斌?局里一时都啧啧称奇,没想到沈局就喜欢这种不听使唤的野马。


其实曹斌知道那沈炼为什么重用他。

两人打照面的第一眼那就已经是尘埃落定了。他自个儿天生就要直不直要弯不弯,大学四年没谈上一个女朋友男朋友,始终没碰上对眼的人。
但没想到还真一毕业就碰上了。

他上警局报道那天不是故意不穿警服的,更不是因为什么“面料不好”。纯粹就是起晚了,睡懵了,套上马靴皮衣就往警局赶,到了才想起来警服被扔在床头积灰。但也没时间了,人到了就行的吧?

在众人或奇怪或怜悯的目光下,他挂着实习的胸牌推开了局长办公室的大门。前脚都踏进去了才脑子一抖想起来自己没敲门。进都进了,还能咋地?

办公室早有人在,看那模样也是应届的。此时局长正低头写着什么,听见门响,头也不抬问了句:“怎么没通报?”

曹斌当时就心想:哎哟喂,这声音好听,肯定不是那五十六十的秃头老爷子。

局长听没人回,于是就撂下笔抬起头,一瞅,是一头发凌乱、穿着常服却带着胸牌的实习刑警。而那小刑警正一脸僵硬地看着自己,眼里有那么点不稳定的东西。

这就是两人的第一次照面了。曹斌第一眼看见沈炼就知道对方是哪条船上的人,那种直觉使他坚信不疑。而沈炼剜他的那一眼当真是有股电流从脑后壳电到尾椎,差一点就浑身都酥得站不稳。

于是有了方才提到的对白。

在那短短的几秒内两人眼神间就已经纠缠得难舍难分,来自沈炼的压力使曹斌喘不过气又甘之如饴,他感觉浑身都痒了起来,嘴里也干涩涩的。同时他也确定对方也有点那么个意思,于是他说:

“磨我奶子了,不行啊?”



暂完



伊谷秋:

还有两个超可爱的
真的超可爱!!!尤其第一张,像个猫咪

QAQ吸围有利于写论文

伊谷秋:

于是又是一波“迟早被他可爱死”

我挞真的截了好多小麒麟,每个都超可爱!


写论文写到昏厥的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剧了QAQ

Maytenth:

20年如一日
从小帅到大的男孩子